滑雪城市富良野

一開始的會場只有北之峰。
Gustav Thöni是位很直爽的選手。
在纜車吊椅內遇到我們都會主動與我們聊天說話。
在79年決賽時,在白樺休憩小屋中舉辦勝利慶祝會時,受傷的選手也撐著拐杖前來共飲同歡,然後再滑回去。
幹部們在大會期間都擠在一起睡在滑雪場內。而滑道工作人員約200多人則是睡在*皇家小木屋中。
富良野的雪質不硬難以固定,真是傷透腦筋。
大型滑道有大回轉與回轉比賽項目需要將雪地固定。
還好有自衛隊的幫忙,得力甚多。
用鏟子將雪翻起再*用腳將其踩平。
鏟子也因而折斷了不少根,真是累人。
雖然幾年之後就有壓雪車了,但也需要人工撒水來將雪固定。

FIS的大會幹部斯比司(Spies)真是一位偉大的人。
他很清楚滑道工作人員的辛勞,
自已也下來踩著八字腳型防止下滑一一將溝填平,
連帶著我們也不能隨便。
沒辦法,只好跟著幹下去了,不能亂搞。
而辛苦整備好的滑道,有時遇到了暴風雪賽程就會取消。
但怎麼說,有自衛隊的幫忙真的差很多。
天還未明就出動了,遇到天氣不好時就更早來。要是纜車吊椅不動時,就會被當作是訓練,被命令步行上山。

因器具不足,也叫他們各自帶自已的*鏟具來支援。
拿手電筒像行軍一樣的摸黑上山。步划聲響一致而不紊亂,實在了得。
此地的雪質和歐洲不一樣以是眾所皆知的事情。
而雪地的硬度情況也不相同。
富良野昨天或前天下的雪也可以說是新雪。

組織策畫委員會、中央國土、地方公所以及市民們都團結一致,齊心共力。
當時,滑雪非常盛行,光等纜車吊椅就要一個小時。
還有北之峰滑雪場剛開設時並沒有巡邏人員,因此有人受傷時我們自已也得要去幫忙,
熱熱鬧鬧的滑雪場真是好。

*指不穿滑雪板等器具,而是著普通鞋子在雪上走路。

*皇家休息小屋 是指建在北之峰滑雪場前面的小木屋。

*指鏟雪用具(類似長柄前頭平整的鏟子)

及川道行(OIKAWA MICHIYUKI)個人檔案

1942~

市體協運動功臣。

出生於中富良野村鹿討。

1963年:加入富良野滑雪聯盟,擔任理事(至1999年)

1964年:富良野滑雪傷害對策協議會理事(從事急難救助活動)。

1975﹣1992年:北海道滑雪聯盟高山滑雪專門委員。

1997年:FIS世界盃富良野大賽,1991年以幹部身分參與札幌Universiade冬季大會高山滑雪項目,為競技比賽的運營做出很大的貢獻。

返回前頁